航拍热线 177-0619-5350

航拍案例MORE

廉政宣传片

廉政宣传片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航拍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行业新闻

这4位中国摄影师的作品,凭借什么被收录进世界

日期:2019-05-24 来源: 未知   
我要分享
这个世界有太多未知的惊喜,每一次俯瞰(overlook),都满怀赤子之心。航拍公司航拍又称空中摄影或航空摄影,是指从空中拍摄地球地貌,获得俯视图,此图即为空照图。航拍的摄像机可以由摄影师控制,也可以自动拍摄或远程控制。上海航拍公司透视是利用线条或色彩等,在平面上表现立体空间的方法。我们在无人机航拍时,利用透视方法来选取拍摄角度和构图,能强化航拍画面的空间感。无锡航拍公司无人航拍最大的困难是飞机制作等复杂的技术难题。曾经有人因为要研究无人航拍,他自学钻研了大半年的时间来改装飞机。没有现成的航拍设备,从市场上买来用于普通作业的小飞机,进行彻底改装。“光搞懂遥控器,就花了一个月!”大半年以来,早起干活,每晚都工作到11点,常常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不动,“别人在公园散步的时候,我在工作室苦思冥想。”一脸苦笑,“真的好累。”不过,自己动手改装的一款无人飞机目前已进入最后调试阶段。有了飞机作保障,他相信更多好作品将会陆续诞生。 此前,疆哥曾给大家介绍了《俯瞰世界:航拍摄(shoot)影师眼中的地球之美》(以下简称 ;俯瞰世界 ;)。这本无人机航拍摄(shoot)影集收录了全世界30多个国家著名航拍摄(shoot)影师的作品,还精选了部分中国区的优质摄影作品。 我们采访了中国区入选《俯瞰世界》一书的航拍摄(shoot)影师,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借无人机之眼,看世界的精彩。 刘 瑞 ;天空之城 ;认证摄影师,无人机玩家、有颜值的前设计(Design)师,2015年单人单车环游中国,立志通过影像和图文来记录远方的故事。   2015年,刘瑞买了自己的第一架大疆无人机,正式走上航拍飞机之路的他表示 ;难以控制(control)自己 ;。 被选入《俯瞰世界》的这张照片拍摄(shoot)于福建松溪,是刘瑞2015年单人自驾环游中国的最后一站,而这张照片的由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 ;纯属巧合 ;。当他驾车在驶向终点的高速路时,突然被一侧刺眼的阳光所吸引,他转头一看,立即决定驶离高速。 中国福建省南平市摄影:刘瑞 这是一大片光伏电厂,它们铺满了好几座山头,这些人造景观给他带来视觉冲击的同时,也给他带来了一个疑问:为了绿色而毁掉绿色究竟是不是真的环保(Environmental GOOGLE PRotection)?   ;能够和来自世界各地一流的摄影师‘站在一起’当然是幸运的,自己辛苦拍摄(shoot)的作品能够被得到认可,总是一件无比开心满足的事情。无人机对我来说已经超越了航拍公司(Company)的范畴(category),其实更多的是探索和发现一些双脚无法触及的山河湖海,2017年,我会继续带着DJI的无人机去发现更多神奇的土地。我希望,旅行不只是旅行。 ;——刘瑞   王汉冰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新疆摄影家协会会员、巴州摄影家协会副主席,尉犁县书画摄影协会主席。   接触无人机已经2年多的王汉冰,将对家乡的赞美呈现在了《俯瞰世界》中,让人看到沙漠边缘的胡杨林,也有动人之处。 中国新疆 尉犁县摄影:王汉冰   ;我的作品能收录进《俯瞰世界》,很激动,很高兴能与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共同展示作品,并能把我家乡的美景(měi jǐng)展示给大家。 ;——王汉冰   崔 剑新疆乌鲁木齐自由摄影师。2014年接触大疆产品(Product),大疆社区活跃(Active)用户之一,最大的爱好是秀恩爱并对单身汪造成成吨的伤害。   没有任何行程计划,崔剑只是想去试飞一下新买的Inspire 1,就记录下了这张入选进《俯瞰世界》的照片。在拍摄地800米开外的天桥起飞,对于当时还是新人的崔剑来说压力(pressure)很大,一旁的小伙伴一直帮忙看着飞机的空中姿态,就这样完成了一次惊艳的 ;悟 ;之初体验。  中国新疆 乌鲁木齐市摄影:崔剑   ;我很荣幸被收录入册,这是对我的航拍公司能力以及摄影能力的一种肯定,很感谢DJI,让我的摄影事业多了一个新的方向。2017年的航拍计划是继续把乌鲁木齐美好的一面记录并剪辑(Montage)出来,呈现给大家 ;——崔剑   柴迪成山东青岛人,大疆天空之城认证摄影师 ,青岛市摄影家协会会员,新华社、中新社、青岛日报签约摄影师。   柴迪成从2014年底开始关注大疆无人机,终于在2015年的盛夏入手了向往已久的Phantom 3 Professional,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航拍历程。 在《俯瞰世界》里,柴迪成在青岛石老人海水浴场拍摄的日出和无人机的对称(symmetry)景象,恰到好处。 中国山东省青岛市摄影:柴迪成   ;青岛石老人海水浴场的日出很有名,吸引了大批的摄影爱好者前来拍摄,但用无人机拍摄的却少之又少。为了记录美景,我和朋友尝试单架无人机、两架无人机、三架无人机拍摄,总是不尽人意。后来便‘指挥’Inspire 1+X3和Inspire 1+X5飞行,让两架无人机慢慢接近。但是特别怕撞机,然后用长焦镜头进行连拍,要想得到一张无人机和太阳如此对称的照片是多么的不容易,最后反反复复好几次,总算得到了现在的这张照片。 ;——柴迪成   与各位入选《俯瞰世界》的摄影师的对谈,让疆哥更加了解那些精美航拍照片背后的故事。好的照片可能(maybe)经过了漫长的等待,也可能只是一瞬间的刚好,但摄影师一定需要一双发现美的眼睛。




上一篇:越过海洋的握手——王建军的中美西部航拍之路
下一篇:没有了